苏州的灵岩寺、楞伽寺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8年12月25日

  张祜……以宫词名,然别作亦有大历气概。与徐凝齐名,为元、白所重。凝诗多绝句,其律诗已是晚唐,祜胜凝多矣。

  《唐才子传》卷六:骚情雅思,凡良知者悉其时英杰。然不业程文。元和、长庆间,深为令狐文公器许,镇天常日,自草表荐,以诗三百首献于朝,辞略曰:“凡制五言,苞含六义,近多放诞,靡有宗师。祜久在江湖,早工篇什,研几甚苦,搜象颇深,辈流所推,气概罕及。谨令缮录,诣光顺门供献,望宣付中书门下。”祜至京师,属元稹号有城府,偃仰内庭,上因召问祜之词采上下,稹曰:“张祜雕虫玲珑,壮夫不为,若奖激大过,恐变陛下风教。”上颔之。由是孤单而归,为诗自悼云:“贺知章口徒劳说,孟浩然身更不疑。”遂客淮南。

  都有其独到的造诣,很难将其划入任何一派,而是在中晚唐诗坛上独树一帜,是为清丽沉雄的一家

  张祜素藉诗名,凡良知者皆当世英儒。故杜牧之云:“谁人得似张令郎,千首诗轻万户侯。”祜有《华清宫》诗,为世所称。

  张祜绝句,每如鲜葩飐滟,焰水泊浮,不特“故国三千里”一章见称于小杜也。

  》诗中说:“谁人得似张令郎,千首诗轻万户侯。”他的诗歌也是众体兼备,尤以五言律诗成绩最高。这些诗长于模写,本色天然而神韵隽永。五言、七言绝句则裁思精利,艳丽飘逸,腔调谐美;五言古诗,讲讽怨谲,铺叙游程,章法井然。总之,无论在内容仍是气概上,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纂,词条建立和点窜均免费,毫不具有官方及代办署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被骗。详情

  卫同蘧伯玉以独为君子为耻,令狐楚先生大致与他类似,元稹却不是如许了。十次赞誉尚嫌不足,一次诬蔑就已不足。人的成绩大小分歧,从这里能够看出他的为人。元稹说张祜的成绩是琐细的虫篆之技,而元稹的本领也还不就是这一套?忌恨贤才,不等他进门就加以谗谄,宽待本人而苛求他人,是穿壁翻墙的小人勾当。张祜能以处士身份终其终身,他夸姣的名声不靠钟鼎而宣扬,却能高视睨步于阿谁时代,至今为人称道。他未得君王赏识,是天意;他的美名不被泯没,也是天意!这莫非是那种曲从奉迎、恭维巴结而流芳百世的人所能比得了的吗?

  《唐才子传》卷六:卫蘧伯玉耻独为君子,令狐公其庶几,元稹则否则矣。十誉不足,一毁不足,其事业浅深,于此能够观人也。尔所不知,人其舍诸稹谓祜雕虫琐琐,而稹所为,有不若是耶忌贤嫉能,长门子孙什么意思迎户而噬,略己而过人者,穿窬之行也。祜能以处士自终其身,声华不借钟鼎,而高视现代,至今称之。不遇者天也,不泯者亦天也,岂若彼取容阿附,遗臭之不已者哉。

  是一个才子诗人,他青年时豪侠游历、中年时宦海沉浮、晚年的苦楚隐居都给他的诗歌创作供给了很好的素材。其诗歌创作的内容、形式、气概也是随其糊口过程而变化的,从其

  不详其源所出。七言构体生新,劲过张、王而同其风味,琢词洗骨在东野、长吉之间,“雁门思归”尤推高唱,五律蹇涩之中时生俊采,其雅琴之变曲,蓬菖人之幽音乎?

  张祜喜游山而多苦吟,凡历僧寺,往往题咏……信知僧房佛寺赖其诗以标榜者多矣。

  《唐才子传》卷六:杜牧时为度指使,极相善待,有赠云:“何人得似张令郎,千首诗轻万户侯。“祜苦吟,妻孥每唤之皆不该,曰:“吾方口气生花,岂恤汝辈乎“性爱山川,多游名寺,如杭之灵隐、天竺,苏之灵岩、楞伽,常之惠山、善权,润之甘露、招隐,往往题咏绝唱。同时崔涯亦工诗,与祜齐名,颇自放行乐,或乖兴勾栏,每题诗倡肆,誉之则声价顿增,毁之则车马扫迹。涯尚义,有《侠士》诗云:“太行岭上三尺雪,崖涯袖中三尺铁。一朝若遇有心人,出门便与妻儿别。”尝共谒淮南李相,祜称“钓鳌客”,李怪之曰:“钓鳌以何为竿“曰:“以虹。”“以何为钩“曰:“新月。”“以何为饵“曰:“以‘短李’相也。”绅壮之,厚赠而去。晚与白乐天日相聚宴谑,乐天讥以“足下新作《忆柘枝》云‘鸳鸯钿带抛何处

(编辑:admin)
http://zobahotice.com/changmen/3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