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与仙、妖、神等异类交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8年12月27日

  4)狎妓。如《刘生觅莲记》中“生嘱爱童守门,径访妓家……至晚,文仙自荐于生。”

  3、《国色天香》在性场景描写上达到了史无前例的普遍程度。从古到今所有呈现过的性交姿态、品种、体验根基上都能在《国色天香》中找到底本。

  无论是主“情”的篇目,仍是主“性”的篇目,文章都极尽铺张衬着之能事,以欣羡的心态写得绮丽多姿、详尽入微,充满肉欲的引诱。如世隆与瑞兰的初度订交,“瑞兰曰:‘妾葳蕤,未堪屑越。愿君智及而行之以仁,幸甚。’世隆曰:‘谨领。’方会间,瑞兰不即不离,萝袜害羞卸,银等带笑吹。再三丁宁,万万护持。道教变化术翡翠衾中,桃花浪转,支左吾右,几不克不及胜。腰倦鬓松,扶而不起,细心温存罢了。倾之,渐入佳境。妙自天然,似非人世有者,虽兰桥、巫峡、芙蓉城之遇,殆未能加如斯。信是一刻令媛,只恐春宵不咏者矣。云收雨霁,瑞兰以娇娘渍者指示世隆,曰:‘不料道旁一丽龙珠为君摘碎,败麟残甲,万勿弃置。’世隆曰:‘千里马骨犹值五百金,况真千里马哉!勿虑。’时世隆遇异心忙,仿佛如梦。倾之,乃其真也,又皇皇然,而有所求。瑞兰将坚晋鄙,但玉符既窃,铁锥又至,一夜花城,兵将折冲,似不克不及支。”足足用了300字,畴前戏到过程致使对飞腾的体验与感触感染以及过后的信誓旦旦,都无一脱漏,让读者有如身历其境的感触感染。据笔者初步统计,《国色天香》单是基层深切详尽的性交场景描写计有29次之多。

  3)通奸。如《天缘奇遇》中祁羽狄先与吴妙娘私通,后又与其邻人山茶通,继而又与其主母徐氏私通,最初又与徐氏女文娥交。

  道教房中术的流行和艳情文学的广为流播配合形成了晚明社会风尚的主要内容,《国色天香》就是在如许的大布景下发生的,且屡禁不止。《国色天香》中的艳情篇章作为“淫词”小说的典型,从内容到布局,从人物设置到描写体例无不遭到道教房中术的影响。下面笔者就着眼于性场景描写这个角度,从道教房中术的流行与《国色天香》性场景描写标准之斗胆,技法之成熟两方面来做一些具体阐发。

  如《天缘奇遇》中有“情超楚王朝云梦,乐过飞琼晓露踪。金枪酣战三千阵,银烛惠临七八娇。”“栖鹤楼中采嫩红,百花丛里又相逢。”《相思记》中有“鱼水欢娱未一秋,临岐分袂更绸缪。”这里“倒浇银烛”、“采花”、“鱼水之欢”就是道教“秘戏”中经常用到的术语。

  将房中术引入道教,作为道教的修行和传布体例是张道陵的创造,据《仙人传张道陵》记录“(张)本太学墨客,博通五经。晚乃叹曰:‘此无益于年命’,遂学长生之道……其治病事,皆采纳玄素,但改易其大较,轻其道尾,而大途犹同归也”(“玄素”即《玄女经》、《素女经》都是相关房中术的典范著作)。宋、元期间因为理学的昌盛,道教房中术曾一度退隐民间,进入明代,统治者十分推崇道教,加上商品经济的活跃,个性解放思潮的鞭策,房中术成为一种自上而下的社会时髦。“成化时,方士李孜僧继晓已以献房中术骤贵,至嘉靖间而陶仲文以进红铅得幸于世宗,官至特进光禄医生柱国少师少傅少保礼部尚书恭诚伯。于是颓风渐及士流,都御史盛端明布政史参议顾可学皆以进士起身,而俱借“秋石方”致大位。瞬息显荣,世俗所企羡,侥幸者多竭智力以求奇方,世间乃渐不以纵谈闺帏方药之事为耻。风气既变,道教变化术并及文林,故自方士进用以来,方药盛,妖心兴,而小说亦多神魔之谈,且每叙床第之事也。”[3]人们把保存愿望、心理愿望当作是一般的,十分畅销。

  6)与仙、妖、神等异类交。如祁羽狄与玉香仙子(《天缘奇遇》),和尚湛然与帚精(《帚精记》)。

  1、性场景描写中良多人物、典故间接源于道教房中术。如:“君不见神女出高唐,暮雨朝云恋楚王。西华岳里注生娘,玉钗脱下付刘郎。又不见岳阳楼上何仙姑,洞宾醉里戏葫芦。”“昨夜星家应骇月,女牛出局会天墟”。(《龙会兰池全录》)这里的巫山神女、何仙姑、吕洞宾、牛郎织女都是成仙得道之人。再如

(编辑:admin)
http://zobahotice.com/bianhuashu/4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