惟堪镀作以合熟铜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8年12月15日

  唐时炼丹家们虽在水法炼铜手艺上取得严重成绩,但没有史料表白,水法炼铜手艺在唐代使用于出产,然据考据水法炼铜手艺在宋朝已大规模的使用于出产。胆铜的年产量曾达到1874427.5斤 。北宋末年经当局大规模推广,大观年间,胆铜产量约占其时铜总产量的15%,南宋乾道年间更增至81% 。

  据订正,为唐代道教著作的《龙虎还丹诀》中亦相关于化铁为铜的记录:“以水银和青绿、石胆及诸药矾第,纳铁器中,煮结而成者,状如丹阳,体并有晕。”《龙虎还丹诀》不只细致地记录了多种化铁为铜(即红银)的方式,且记录了化铁为铜的具体操作过程及留意事项,仅列举三种以作证明,在结石胆砂子法中记录:句容石胆量一斤、水银一斤右先取一平底铛,受五六升,或一斗已下者。以瓦石尽日揩磨铛内底上,令白皙。就中拣取铛底平细者,即易揩磨,切忌清淡。如用旧铛,即须烧过,与火色同止,磨洗亦中。水没汞半寸已来,令容得汞药即得,不成令深。即下药一两,颗块,不碎总得投于汞上,以文火鱼眼沸己下,如水少,以匙抄热水,散泻于铛,绿令散流.入煮两炊久,一度,演计得一两砂子已上。须着力量紧演为佳。遍遍如斯,以尽为限。所结一炊久,即可演,大略不如多时。其句容每度下二两,亦得。药多结亦校多,口诀是水亦云火须浅火须文,为妙入。此法只用一味清水,不兼诸药,结时成,分歧诸方,甚是上法。结以口吹水面开,当见水银自遍散,如煎饼状满铛底。加火临药时更秤意,其水银直上铛四绿来,故知药气力传染感动也。收砂子时,每度须以瓷片,于铛底熟刮命令诤,收之遍遍,如斯以尽为度。如用跳子,中结亦得。

  炼铜需要大量的铜化合物作为原料。唐时人们识得的铜化合物不只在品种上跨越了两汉,并且曾经能清晰地说出分歧铜化合物的产地、性状以及在制取铜(红银)方面分歧铜化合物的好坏。仅就能制取铜的诸青而言,《龙虎还丹诀》记录:凡青无数十种,曾青最为上。其状如黄连,又似贯小真珠,长一寸半寸,或三两枚相缀,或直或曲,或深或翠色,时有金线,还绕其问,光缕璨璨。句容山谷中有,近甚罕见,价重于金。其空青出于梓州,大小核心皆空,色甚鲜翠,其问有含水者。昆仑头青似杨梅,峰头飒飒然,大者如弹丸,核心实。句容、梓州青作片子,如碎钵盂,色青无彩翠,拣择并可用。又有白甘青,生甘土中,鲜翠美颜色,如豆许大,稍软,以指甲捐之得破,破处转鲜翠。此一味彼土着土偶呼为白甘青,古来仙方及本草并不见载。又长偏青、白青、鱼目及善青散,出饶信等州,并杂青也,亦相类 。

  阐发上述三种化铁为铜的方式,我们发觉,唐代人虽然曾经制得铜(红银),但并未真正认识到制取铜的道理。现代化学通过置换反使用铁制取铜的离子方程式为:

  唐以前人们对湿法炼铜曾经有所认识。西汉淮南王刘安《淮南万毕术》记录“白青得铁即化为铜”。白青是胆矾,化学名称为硫酸铜。因铁的化学性质比铜活跃,因而能从铜的化合物中把铜置换出来。化学反映方程式为:

  该段文字不只描述了唐时已无数十种青,且较细致地申明了如曾青、空青、昆仑头青、白甘青、偏青、白青、鱼目及善青等诸青的产地、性状。

  在土绿结红银法中记录:土绿道永洲者,只用半斤,软者上半斤、盥二两、白矾四两先成灰、汞一斤,右先点米醋研药,后汞相和熟研,令断星子。然后以铁匙抄纳铛中,如鱼皮相。次平布于铛底,核心留一寸余地,莫令合。便以浆水有醋味者,煮前粉物良留。白矾二两,盐一两,并末之,待布药入铛着水了,并散药于汞药上,水合纔没一指已来,火令至文鱼目以下,铛底犹着到手。如斯半日,即渐加火,令如小鱼眼已下疏疏然。又半日文,又渐加火,常如鱼眼。半日,又加火加水煮。半日都两伏时,并成砂子。一法说初结时,取三二两先结了砂子,打破作小块子,散投于铛内,初此相钩转。又砂子总成了,却布于铛底,还着一斤或半斤土绿,更煮一两日,倍得砂子,并退晕浅去。

  除此之外,东汉《神农本草经》记录:“空青……能化

(编辑:admin)
http://zobahotice.com/bianhuashu/151/